没有人会失去工作/生活的平衡

开发人员 工作
2021-01-22 11:41:08
6 0 0

我在研究生阶段最喜欢的课程之一是谈判课。我带着戈登盖科(Gordon Gekko)的自信去上学,年龄比其他大多数学生都大,实际上我有一些工作经验。班上其他同学都是本科毕业的。我所关心的只是从课堂练习中得到尽可能多的东西,尽可能少的给桌子另一边的人。我打开了一颗冰冷的心,抱着一种“贪婪就是好”的心态。

作为我们第一个练习的一部分,我要扮演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的经纪人,和一个电视演播室就合同的细节进行谈判。在仔细审视了这次演习的标准之后,加上我新近专注的冷酷,我相信自己会做得很好。

在与不同的对手进行了几次“谈判”之后,我们得到了一个基于我们在演习中谈判的津贴和美元的分数。我总是得到比我谈判对手更高的分数。我知道如果我总是领先于我的对手,我一定是班上得分最高的人之一。当教授把分数给全班同学看时,我几乎不在队伍的中间。我注意到得分最高的学生是一位相当安静的绅士,坐在房间的后面。我努力想弄明白我怎么能做得更好。

尽管这些场景被操纵成这样,但我们得到的教训是,从中分得最大的部分并不总是意味着你会赢。有时候,最好的策略就是把馅饼做大。演习的获胜者极为合作,把所有的意图都摆在桌面上,让对手自然也这么做。这样,他们就能够找到一个计划,使我们双方的价值最大化。

我一直专注于操纵我认为的“对手”,确保他们从演习中得到的尽可能少,以至于我只剩下我能看到的残羹剩饭,没有任何可能从交易中赚大钱的方法。我陷入了一种常见的、有充分证据的谬论,称为零和思维,即一个人要赢,另一个人就必须输。如果你环顾四周,你会发现这种错误的信念在许多组织中都太常见了。

那一小部分练习一直困扰着我

在与人合作时,尤其是与我管理的人合作时,我发现先发制人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,这要比我试图隐秘或操纵他人要好得多。我在研究生班学到的那种谈判方法,在很大程度上帮助那些我管理的人保持了对工作生活的控制感。从长远来看,这将为整个组织带来巨大的回报。

我曾为那些非常关注员工工作时间的组织工作过。有时,这是因为工作时间是收费的,但也有人将此作为一个武断的基准,以确保他们从员工身上获得的报酬与他们的工资相比是最大的。一个组织甚至开始计算代码行作为开发人员的生产力。从一个雇员身上抽出50个小时而不是40个小时对公司来说肯定是一个“胜利”。见鬼,在公司的心目中,如果他们能从一个人身上每周工作70小时,那就比付给两个领薪水的员工每周工作40小时要好得多!就像一个人的价钱就有两个员工!

我第一次在一家这样看待员工的公司工作时,我就知道出了问题。但我很难弄清楚那是什么。我去问我的副总裁关于我的员工是人而不是数字的问题:“但是人们不会被烧坏吗?我们不想促进健康的工作/生活平衡吗?

“当然,我们原则上同意,”副总裁说。“但我们不能只让人们不工作,指望他们有效率。”

于是,我了解到,当人们说他们原则上同意某件事时,他们很少付诸实践。

从来没有人因为害怕而做得更好

我非常开放我的管理哲学,以人为本,为我管理的人服务。当我开始为符合我理念的公司工作时,对我和我管理的人来说,事情变得容易多了。朋友和家人经常赞许地说:“你能为一家愿意为员工做出牺牲的公司工作真是太好了!

把这些公司的所作所为看作是一种“牺牲”,一直让我困惑。

世界历史上没有人因为害怕、紧张或担心自己的未来而做得更好,尤其是在以创造力和解决问题为中心的工作中,比如发展。如果我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控制感,如果他们能工作得更好更快乐。支持这一点的统计数据是压倒性的:

  • 80%的人在工作中有压力。

  • 48%的人因工作时间过长而感到不平衡。

  • 60%-80%的受伤和失误是由于压力造成的。

  • 压力过大的员工在医疗保健上的花费比正常人多46%。

所以,当人们认为我在艰难的生活事件中为我的员工提供一个心理健康日,我就让他们看看统计数据。这不仅仅是我希望我的员工没事(我绝对希望如此),而是我知道如果我把他们当作人来对待,让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休息一下,他们会更有效率,对自己的工作感觉良好。这是一项对他们和公司都有利的政策。每个人都是靠不短视、不自私、把员工当作有价值的人来对待的。

我们不会特意去照顾我们管理的人,因为这是一种牺牲,因为这是一种罪恶感驱使我们去做正确的事情(即使是这样)。我们照顾我们管理的人,因为这会让他们成为更好的队友。那些不担心孩子是否能放学回家,是否有足够的假期搬家,或者不担心下班后可能出现的任何事情的人会更加专注和快乐。快乐是有传染性的,但远不如压力。

更快乐的人和更好的底线

当我谈到把员工放在第一位时,人们经常问我,如果保持员工的快乐没有那么有益的话,我会怎么做。如果所有的数据都显示,让人们工作更努力、工作时间更长实际上对公司更有利,我该怎么办。如果我不强迫人们忽视他们的私生活,那会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公司经理吗?老实说,如果我是这样一个世界的经理,我不知道我会怎么做。我可能不想当经理。我可能也不太想当员工。我很高兴不是那样的。与我们在组织中所代表的人一起工作,而不是与他们作对,会让我们的员工更快乐,也会有更好的底线。

作者介绍

用微信扫一扫

收藏